瑜伽梦

应该脱掉的半袖衫

日期:2021-4-30 21:47:34

静月的瑜伽梦:

背景:早上接到玄羽发来天母给南雁老师的开示后做的瑜伽梦。

2021年3月22日凌晨4点多,梦见我和南雁老师去了一个大医院,走进了一个房间,房间里有一个年青女护士;戴着口罩,梳短发,穿着白大褂,说是教无极语,我边看边觉得她讲无极语的口型特别像玄羽。自己还心里想,怎么和玄羽说的一样?

南雁好像病着,我扶着她,进了屋中,就把上衣(穿着黑灰色的半袖衫)脱掉了,爬倒在一张大床上,床上还堆着一些衣服,我拿起南雁老师的半袖衫摸了摸,感觉很久没洗了,又硬又脏,心想我怎么不给他换一件干净的?或者拿洗干净再穿。南雁老师倒在床上在听那个女护士讲无极语。

又一个镜头,南雁老师和李惠芝(我的高中同学)并排在医院里走着,我走在后面。


应该脱掉的半袖衫

——解静月的一个瑜伽梦

南雁双飞

   南雁在病中,无力为众生解梦。此梦因是“公事”;不是南雁个人的事,故只好带病分几天解出:

“大医院”,指天妈妈的无极治病能量场。因这些天,南雁一直以玄羽宏传的无极语音为自己治病,故以“大医院”喻无极治病能量场,最恰如其分,“女护士”教无极语,喻龙天护法。因其亦以“无极能量光波”为人治病,故也操无极语音,与玄羽无别。

“戴口罩”是说其口有遮拦,有防卫心理,不易为世俗人染污;

“梳短发”是说其断尽了烦恼丝(思),已成无漏(短发、缺少发展,指不向有漏境界发展);

“穿着白大褂”,白,清净;大褂,罩在外面的长衣。即她们有最清净、最大的依托。即她们依托的是无极母亲;

“她讲无极语的口型特别像玄羽”,即她的职责与玄羽一样。

“南雁好像病着”,指南雁肉身近日正经历着病苦;实是“似并非病”的魔考。

“把上衣(黑灰色的半袖衫)脱掉了”。“上衣”喻南雁几年来一直依托的接旨人玄羽。脱掉了,从身上放下了,即不再以其为依托;

“我拿起南雁老师的半袖衫摸了摸,感觉很久没洗了,又硬又脏”。此喻“半袖衫”已受染污程度较重。何为半袖衫?袖,可以藏物的宽大袖子。半袖,指长度不够。至少缺一半的规格。按:传统文化中,“领袖”一词,指衣的最高处有领子,最下边有袖子,十分完善。常喻能为人表率的人,又指群体的领导。此处“半袖”喻其缺乏完整的领袖人物的才干。缺乏许多领袖人物应有的气度、质地、大的胸怀;又硬又脏,喻其长期不清洗纯净的心灵,积累的染污较多,故脏了;硬,指其个性强硬,不能柔和待人;

“爬倒在一张大床上”,“床上还堆着一堆衣服”。喻南雁放弃了玄羽,自觉依托;“无极治病能量波的大道场,直接以真身依托了无极母亲”,大床,喻无极母亲;

“床上还堆着一些衣服”,即大道场有许多可供人穿用的“依托”,只是尚无人选用。南雁若去选,自然也会找到一件。

“南雁老师倒在床上在听那个女护士讲无极语”。指南雁认可无极语,他不管谁讲的,都愿接纳、无分别心。对龙天护法讲的无极语,更是珍爱。

“南雁老师和李惠芝并排在医院里走着”。“李惠芝”谐音理惠芝,指在天理上受到天母无极语的惠及,而变得如灵芝般优秀的人才;

“觉得这个医院很空旷,没有什么人”,指天妈妈的无极治病能量波的道场,得道受到救渡的人还很少;是刚刚起步;

“我四哥宁华在这个医院当医生”。宁华,安宁地升华。指安宁地获得升华的人,就能在天妈妈的无极道场里充任治病救人的医生。

综合此梦的瑜伽语汇,大体是这样的梦旨:

此梦是天妈妈专门就南雁要适时放下对玄羽的依托所作的梦示。

梦的开始,明确地告知:南雁与静月,都已经受到了天妈妈九天无极道场治病能量波的惠施。他们在这个“大医院”里,仍能听到龙天护法神在用无极语往出发散治病能量光子波。

南雁正在病中,指南雁多年劳累,耗尽能量,殛须救治,静月护持他,进了医院。

自宏扬天修法门,母根文化以来,南雁因自己没有神通,一直依托一些有神通的功能的人物帮助自己为天妈妈打工。先是依托青海扎麻隆凤凰山的韩生魁,后依托上海无极道场的杨老师,但先后因道不同,不相为谋,都只好一一放弃,还依托过河南焦作凤凰山、雪山子、王仁美、尹小平等功能人,及红艳、田一涵等有一技之长的人等,但也先后被南雁放弃;

玄羽是九部真经齐全后,南雁最后找到的“依托人”。此人虽文化较低,但心挺正,直接接过三部天妈妈的经典。故南雁一心一意想依托玄羽,把天修办得更好。也曾有过一段愉快的合作。但几年过去了,天母天尊为何又让南雁将玄羽“脱掉”呢?细思之,大体有以下几个因素:

(1)韩非子曰:“长袖善舞,多钱善贾(音古)”。玄羽在南雁心目中是高人。但南雁宏法中,除了相应天妈妈外,现实中却缺乏一个领袖人物,领他向前。十几年来,他一直过着一种“摸着石头过河的日子”,摸对了,继续向前,模不对,赶快改正。而母根文化圈子里,又找不到一个能说在一起的人。病前,他觅寻到百余本研究古神话的书,但全部是不认可神,又研究神。连神话大师袁珂、仙话大师陈撄宁都是这样。这让南雁非常失落。他想:我若受到别有用心的人的围攻,就是想找一个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的人都找不到。而玄羽还能帮着问问天妈妈。越这样想,依重玄羽的思想越严重。这次得了严重的病,只好大事小事都求玄羽帮忙。

然而,“玄羽”也仅是“短袖人”,很不善舞。这次她传出无极语音,十分精彩,但只踢了第一脚,第二、第三脚就踢不下去了。南雁提出的要求,她视若罔闻。如:南雁令她请示天妈妈,何时将帮助龙凤传人补足失去的能量工程实施下去,能否传为癌症病人、糖尿病病人治病的咒语,至今未予答覆。如此下去,南雁就没法依托玄羽了。此事天母天尊十分清楚,因此,当机立断,让我放下“半袖衫”;

(2)“半袖衫很久没洗了又硬又脏”。这十分明确,暗示玄羽长时间不清洗自己的世俗观念。虽经指出亦不加改正。如:南雁自宏“天修”第一天起就已姓“公”,南雁的命运与天修密不可分,南雁无私事,他的事都是公事的一部分,包括他的死亡,都要给天修带来影响。但玄羽以世俗理念认识南雁,把南雁让她做的事看成是南雁的私事。

比如:南雁让她推一卦,大有用处。南雁将要用这一卦,说明“易”来源于“天母”,“卦象”的功能充满天性,将要写在《神话中的天母天尊》(下编)中,这样重要的事,玄羽能把它看成南雁多事,十分不耐烦,严重歪曲天意;

再如:传无极语十分复杂。无极语初次出现,社会上不理解。必须谨遵天母“露而危”的教导,以不招致灾殃为重。传时我们首先考虑,不要让有些造谣生事的人告到公安部门,按“巫婆神汉”把玄羽抓捕入狱,且要带罪病中的南雁。故先在归一的人群中传。归一了,但与天修背道而驰的,也不敢传。如:株洲吴菊英等均50多人,也不敢传,啥时安全了,自然马上铺开传出;

再者“不相应”者传亦无用,故“二群”未传。但我们并未说不布施的不传。这一理念不知玄羽听谁说的?我们并未说过。玄羽却说天母批评我们。此事实属无中生有,很不应该如此下去,我们还怎么托玄羽向天妈妈求教呢?

玄羽传无极语功德很大,我们想编成书,留给后人。玄羽却假托天妈妈,批评我们执了“文字相”。我们只好作罢!这些小事,也许就是梦中所指的“又硬又脏”。但是否是这样,也未可知。

不过,这也许是梦中天妈妈故意这样说的。她用了“正话反说”的方法,把玄羽巧妙地作了保护,让玄羽远离世俗人心的染污;同时也让南雁继续沿着自己苦修智慧而不断磨炼的路走下去。总之,脱掉半袖衫的深刻含义就是让南雁将玄羽痛痛快快地彻底放下!

就在我提笔试解此梦的当晚,据说玄羽当晚即已“退群”,已示了缘。可见此事实属天意。

第二日凌晨4:30左右,南雁得一险梦:梦见洪水横流,南雁一个人在洪水中前行。但路特滑无论从哪边走,都要滑向洪流深处,南雁惊悸不已。最后被两股方向相反的洪流冲到一个小岩坑中,虽然滑不到深处了,但却被隔离在一个小角落中,无奈地望着“一片汪洋”。梦醒。显然,这正是南雁目前的处境。不管南雁同意不同意,也只能在病中困守,一天天等待平安到来的那天。

从上可知,南雁脱掉又硬又脏的半袖衫,玄羽即时退出天修,本是天意的安排,是必然的结局,无论谁对谁不对,这步棋都得这么走!

2021年3月27日   南雁于病苦挣扎之中

 
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lfcr999.com/show.asp?id=1529

    联系我们更多>>

    南雁双飞老师:15097817453
    静月:13644844378
    QQ号:124222362
    邮箱:124222362@qq.com

    龙凤传人母根文化微信公众号

    版权所有:龙凤传人母根文化传播网    Copyright © 2017  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    南雁双飞老师:15097817453    静月:13644844378   QQ号:124222362   邮箱:124222362@qq.com
    本站有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粤ICP备17097484号